YTread Logo
YTread Logo

BTS (방탄소년단) ‘찐 방탄회식’ #2022BTSFESTA

BTS (방탄소년단) ‘찐 방탄회식’ #2022BTSFESTA
随意一点 各位! 这一点都不随意呀? - 我饿了 赶紧吃饭吧 - 吃吧 吃吧 我不知道今天该喝什么酒 - 喝各自喜欢的酒 - 喝这个 烧酒吗? 得喝这个 智旻今天要喝烧酒吗? 根据自己的喜好 想喝什么喝什么 我要喝威士忌 但这是什么? 皇家礼炮 - 不要洋酒 我要喝马格利酒 - 这是洋酒吗? 嗯 冬冬酒要用碗喝才行 我今天喝什么呢? 是不是得晃一下?
bts 2022btsfesta
我会先喝点清酒 然后再喝浊的 啊 是吗? 还有这种讲究? 真是懂酒之人 有自己的标准! - 先喝点清酒 然后再晃 - 先喝点清的 然后再喝浓的 也有只喜欢喝那个的人 谢谢 还是得有这个 - 就是这个 - 这么喝比较好喝 我是上层还处于 透明的时候喝 对 对 有这样的 啊 是吗? 上层透明的时候喝吗? 开始吗? 开始了吗? 已经开始了 - 嗯 开始了 开始了 - 但是我不知道该喝什么酒
就当做… 没有摄像机 OK 很好 - 就当没有摄像机 - 大家都还没吃饭 我真的特别饿 要聊天的话… 谢谢 最近都过得怎么样? 我们刚才不就一起在公司来着吗? 刚才我们不是还一起工作了吗? 粉丝们 因为我们没怎么 官方公开我们在做什么 粉丝们应该会很好奇 没错 最近大家都在做什么? 自己的事情 哥 你直接拿走吧 我最近… 我最近真的活得特别忙碌 玧其最近是正儿八经的忙
看他的行程表的话 真的… 里面还没写普拉提和英语课 - 啊 真的吗? - 那是我自己去的 快赶上练习生了 练习生 我很好奇怎么做到的 别人让我做 和我自己主动… 我自己主动做 完全不一样 做这些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我们久违地碰一下杯吧? 碰杯吗? 我们来碰个杯吧? 碰个杯吧? 都不一样 - 聚起来真开心 - 干杯 喝起来 什么? 开喝 最近流行这个吗? 不知道 我就是随口一说
酒有点甜 甜吗? 对 哥 - 酒怎么样? - 是今天一天印象很深刻的意思 是的 真好吃 - 我真的特别饿 - 谢谢 太好吃了 - 我最近喜欢喝威士忌 - 我看你挺能喝威士忌的 跟以前防弹聚餐的时候不一样了 脸已经… 怎么了? 你已经完全醉了 看脸的话 很严重吗? 那个到现在都… 啤酒表情包? 对 我在Instagram看到过 j-hope酒量那么差吗? 都会说那个 Jin哥 你最近在做什么?
我吗? 我最近沉迷打游戏 在打游戏吗? 我们不是休息四五天了嘛 我四天里每天吃两顿饭 然后每天打二十个小时左右的游戏 没怎么睡觉 也没怎么吃饭 哥 你在这里好好吃一顿吧 有那么好玩吗? 哥 你也是太厉害了 听说确实挺好玩的 挺好玩的来着 我之前没玩过那类游戏 智旻 你最近在做什么? 智旻最近忙写歌呢 啊 写歌吗? 我也在努力生活 哥 智旻不吃吗? 我吃 -
智旻喝酒的时候不怎么吃东西 - 啊 果然 不依靠吃下酒菜呀 我们的风格太… 哗啦啦地吃完 然后再哗啦啦地说话… 得先吃 这样才会进入状态 我们上次… 我们2018年的聚餐是怎么拍的来着? 我们去了餐厅 去了餐厅 租了一个餐厅 我连当时穿了什么衣服都记得 哦?我当时貌似还 炫耀买了两万八千韩元左右的衣服 - 六万八千韩元 - 六万八千韩元 - 果然时尚还是得靠脸 -
穿起来很好看 谢谢 今天穿搭不错 今天很帅 智旻 你吃那个梭子蟹吗? 我现在不吃 有人吃帝王蟹吗? 这边有剥好的 我们最近不是拍那个了嘛 虾 给剥虾的那个 还有苏子叶争议 哥 我喜欢给我剥虾的人 - 虾不行 但是帝王蟹… 给你这个吧 - 帝王蟹没关系 标准是什么? 标准是什么? 帝王蟹和虾 剥虾很麻烦 只脏一个人的手就行了 是这个思路 今天就脏Jin哥的手吧 这个 这个
把这个盘子拿走 再给我一个盘子 兄弟 兄弟 吃吧 你吃吧 没关系 没关系 我没关系 - 什么? - 我没关系 没关系 今天怎么这么善良? 什么? 我只要有鱼糕汤就可以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善良? 把盘子给我先 要不要蛤蜊? 真是满足的一顿 智旻… 继续说智旻写歌的事儿? 嗯 智旻让我唱feat来着 不可替代 第二季? 不可替代 Holy Man 这次玧其哥唱R&B… ♪不可替代 不可替代♪
倒也不是 那个…在这里公开 还有点太早了 说在写歌不就行了嘛 因为还有一些故事 跟玧其哥一起唱… 想说玧其哥能跟我一起唱就好了 所以就拜托了他 所以你正式邀约了吗? 已经邀约了 之前去找过他 你知道我的feat收多少钱吧? - 什么? - 你知道我的feat费用是多少吧? 太坏了 真是太坏了 这哥居然提钱! 我给你们唱feat 什么时候收钱了? 当然都是免费给唱啦 太失望了 哥
智旻的歌我已经听过一点 我全都听过了 全都听过了? 不是 给哥听的是… 不一样的吗? 对 是不一样的 为什么不给我听? 不是 大家都可以听 你这样让我很伤心呀 对智旻来说 号锡本就是永远第一位的 你要知道这一点 - 不是 不是 - 你要知道你总是排在号锡后面 你这样让我很伤心呀 不是这样的 当时他在公司 我正好在公司 你这样让我很伤心呀 桢国你…
你也是 我写歌的时候让你们过来玩了呀 - 你这样让我很伤心呀 - 但智旻给别人听的时候 特别不好意思 谁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快点说 快点说对不起 对不起~! 智旻在哪里写歌呀? 对不起 我有的时候在公司 有的时候在PD家 - 有的时候在家里 - 去PD家吗? 对 但要是连我也拜托他的话 PD会很头疼吧? 那就拜托我吧 桢国 噢 玧其 玧其是工厂 知道玧其哥制作费是多少的吧? -
玧其哥很贵的 - 别忘了先预付 看来最近凭《That That》身价涨了吧 ♪That that I like that That that I like that babe♪ 已经嗨了这是 感觉哪天玧其哥会出现在大学庆典里 我看YouTube上有很多 模仿那个的挑战视频 对 那个挑战最近挺火 - 听说特别受十几岁青少年的欢迎 - 《That That》吗? 玧其哥的舞真的… 跳得特别紧凑 我看玧其哥可努力练舞了 我才知道的 玧其哥真的特别卖力
跳刀群舞来着 准备完演唱会 好像是演唱会结束后两天左右拍的 我们学格莱美舞蹈的时候 - 玧其哥还练了那个 - 自己留下来 我都被感动了来着 我还问过 玧其为什么留下来练舞 我都是有大蓝图的 原来都是计划好的呀? 我也没想到会跳 不是 玧其哥最近很喜欢跳舞 - 我喜欢跳舞 - 玧其哥最近跳嘻哈 不是说笑的 那律动真的… 学了三天 三天 三天
就像刚当练习生那会儿一样 Isolation 从这个开始 肩膀也是 我还在学唱歌 啊 真的吗? - 我真没见过这么努力… - 要给你们说说我都在上什么课吗? - 你是什么万能艺人吗? - 英语 日语 吉他 键盘 和声学 - 这些都学得过来? - 舞蹈 普拉提 对 普拉提 明天要去皮肤科 你怎么知道? 不愧是队长 了如指掌 玧其哥超级忙 哇 搞这么多吗? 每天都有解决任务的喜悦 明天得学英语
然后就开始学 同时也是会有进步的 对 在进步 慢慢在进步 我放眼五年 五年的话会不会太长了? 五年 五年计划 五年 拉长战线 干脆养成习惯 不过确实要有长远目标 无论做什么事情 我说好了跟玧其哥一起合作 但就光是写歌 时间都花在那上面 想干点别的也很… 连运动的时间都很难抽出来 所以看到玧其哥这样 我真的特别尊敬他 玧其哥确实了不起 以后你习惯写歌了就都能行
所以 我们出道九周年了 啊 对 我们今天为什么聚起来呢 你们知道吗? 其实借这个机会 我们不是有想说的话嘛 对 为什么非要在九周年出精选专辑 其实我的很多朋友 也问过我这个问题 又不是十周年 那十周年的时候准备干什么? 也是哈 回归正题 为什么非要在九周年出精选专辑 除粉丝之外也有很多人好奇这个问题 就不拐弯抹角了 只说事实 其实我们的第一篇章
是到《ON》为止的 对 原来是到《ON》为止 原来就到《ON》为止 计划在《ON》活动结束后 举办大规模世界巡演来着 去所有的大陆巡演一年 去印度 去我们没去过的澳洲 巴塞罗那 去巴塞罗那 其实当时我们路线都定好了 全都定好了 相信大家也知道 《ON》打歌期间爆发了疫情 因此就夭折了 当时我们就陷入了空档 过了几个月难熬的日子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找到的突破口是 我们
去尝试没试过的单曲发行这些 想在榜单上也好 话题性上也好 都能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影响力 所以就有了《Dynamite》 《Butter》 虽然大家都不提这个 还有《Life Goes On》 它有点被冷落了… 明明是努力做出来的 我觉得它太可怜了 它为什么… 因为夹在《Butter》和《Dynamite》之间 - 没有表演 太安静了 - 没错 因为没有表演 MV也相对平淡 MV不就是在这儿拍的嘛 对 对 BTS一定得有表演吗?
我们一定得有 不能没有 我们是唱跳歌手 唱 跳 歌 手 看玧其跳的舞吧 我们是唱跳歌手 总之有过这样的情况 对吧 各位? 过去的两年里 一直没有机会说这个事情 很郁闷 特别郁闷 也不能跟大家说 然后当我们做出某种选择的时候 我们明明就可能不在这儿了 但还是因为一些留恋 格莱美既然提名了 就去试一下吧 结果没获奖 又想着再挑战一次 说实话在这过程中 确实是感到了疲惫
如果按我们原来的计划 疫情结束就正好重新出发 当然 虽然从结果上看来 也因此有了《Dynamite》和《Butter》 这也是事实 没错 这时机真是… 做了什么样的选择 就不应该后悔的 我看到一些反应 也听周围的人说 说实话当下会觉得很郁闷 也会觉得很委屈 这种情况很多 不是说有了完美的计划 然后按那个来就可以了 我们也都要视情况而改变 我们的计划都改多少次了? -
超过五六次了吧 - 一年内都能改个三四次 回想我们过去九年的活动 说实话没几次是按原计划实施的 都是顺着发展趋势 又多努力了一把 又多了一点野心 因此而实现的成果更多 不好随便说 因为变数太多了 总之我们开始讲一些真挚的话题了 也得说一说宿舍 既然我们现在在宿舍 得说一下我们为什么 会在宿舍这样吃饭 宿舍现在合同到期了 挺有感情的 对吧?刚才也是
还记得我看到智旻的床那么大 而他却睡在角落里的那个时候… 很怀念那个瞬间 南俊哥和我睡一个房间的时候 睡的是上下铺 然后我在上面挂了很多衣服 - 那个是之前的宿舍 - 之前的宿舍 那是在那边 那边 鹤洞站 那是前前一个宿舍 你和我住过的房间现在没了 对 那边本来 - 安了个假墙 - 对 假墙 是用假墙来隔出房间的 桢国把电脑放这儿了 在这里安了显示器
房间只有一坪左右 但是放了三个空气净化器 啊 哥! 是六个 房间只有这个桌子的两倍左右 这么点大的房间里 放了六个空气净化器 所以我就说你可真是… 就在这儿安了假墙 总之有很多回忆 不管怎么样其实 该放手了 我们都几岁了 可能也有人会觉得失落 所以说得准确一些的话 说实话 我们已经住在一起太久了 不是吗? 我跟南俊一起住了差不多十三年
我是在2010年11月认识玧其哥的 我一起住了十二年左右 我们是特殊情况 特殊情况 其实 相信大家也知道 七个男的住在一起 不容易 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 真的很不容易 真的 还有我打呼噜 当然我们都当玩笑来说 但其实成员们应该很不容易 你本人也因此压力很大 客观地说 我觉得反而 在有了各自的空间以后 关系变更好了 对 关系好像变得更好了 比住在一起的时候关系更好…
跟家人不也是这样嘛 比起朋友 我们更像家人 - 对 家人也是这样 - 住一起就会吵架 一周见一次是最适当的 说实话 我也真的觉得 我们分开住以后 关系又更亲密了 懂得珍惜了 而且保持一点距离 互相尊重各自的私生活 我们年纪都快三十了 没错 不是快要 我和… 对 到什么时候… 我是说整体上的年纪 不要这么较真 玧其
bts 2022btsfesta
睡着睡着突然有人开灯说起来抓蚊子 这样的生活我们要过到什么时候 不是 那都是七八年前的事了 怎么到现在还在说 那都快十年了吧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我跟玧其住同一间的时候 也有很多故事 但不忍公开说出来 我也是 我也是 你好像每年都会说 每年的例行活动 不过确实很轰动 埋了埋了 守住 我们过得很平凡 对吧? 我们过得很好 除了一次 是吗 哪一次?
我喝醉酒回来… 什么事? 哥睡觉的时候总是叫醒你… 对 当时差点就动手了 这种事情很多 想说这孩子是怎么了? 现在宿舍就要到期了 我们是为了来整理 顺便聊起这些话题 准备了今天这个聚餐 但来到这里以后又觉得有点惆怅 对吧 会想起以前的回忆 人好像总是在向往不一样的环境 - 我倒没觉得惆怅 - 当时穿过的衣服 因为一直在这里 我们用过的东西 床之类的都还在 - 桢国
其实我也没觉得多惆怅 - 我觉得现在是最恰当的时机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我们一起住了很久 不管怎么样住在一起 是一段很有趣的经历 现在一个人住以后… 该怎么说 冷的话就穿这个 又发现了一些乐趣 我去了一圈成员们各自的家 感受到的是 如此不同的我们竟然一起住了那么久 从装修到各自的习惯等等 都很不一样 我家属于有点受了我爸的影响 我一想弄点什么 我爸就会说
这有点… 我们七个人真的都不一样 性格也不一样 喜好也不一样 不一样 比起一样的 不一样的更多 我们能住在一起简直是奇迹 真的 没错 正因为我们一起住了 才有可能到现在这样 看看他 他多特别 哇 你真的是… 你是怎么跟我们住下去的 他现在也很特别 j-hope 他还住过地下室 就是啊 我觉得他是我见过的韩国人里 最像Pop Star的 桢国吗? 对 说真的 活得很酷 很酷 我去他家玩
客厅铺着三个床垫 我看到了二十个香薰 香薰的那个烟啊… 然后去卧室看了一眼 卧室又有两个床垫 然后我就问了他 你在哪里睡呀? 我就是为了走来走去 想躺的时候就能躺下来 才在各处都放了床垫 进一个房间 房间里有两个床垫 - 去另一个房间那里又有床垫 - 哥 最关键的是在餐桌的位置 放着晾衣架 这是最让我震惊的 我第一次看到 有人把晾衣架弄得这么漂亮 还有灯光笼罩…
你不要想当然地觉得那是餐厅 那就是晾衣间 换洗的衣服很重要 总之有很多有趣的故事 比起分开住之后的记忆 一起在宿舍住的回忆更多 没错 - 都记得 我都记得 - 毕竟一起住了十几年 在二十岁出头 二十初中半 跟大家这么一起住过 对我来说就已经非常… 从蓝房子开始到论岘洞 蓝房子也不是第一个 那之前还有 9-8 9-8 那个蚊子饲养场吗? 我觉得有人在那里养蚊子
当时气得我用吸尘器吸 我现在也这么觉得 我们性格真的很不一样 当然了 去各自的家转一圈 就能明显地感觉到 我们的装修都不一样 不一样 我们各自来介绍一下自己的装修吧? 我弄得就像样板房一样 真的特别干净利落 我弄成了男人们憧憬的样子 哥 你那儿有点像新婚房 我那儿像新婚房吗? 那个游戏房? - 就是白白的 怎么说呢? 很亮堂 家里 新婚房… 有点像新婚房
究竟我们说的这些会播出去多少呢? 我很好奇 南俊哥那儿有点像釜山艺术博览会 南俊家基本就是博物馆 南俊家真就是博物馆 南俊的Instagram就说明了一切 南俊哥家真的漂亮 南俊家干净到可怕 我真的吓了一大跳 因为干净到不像话 看到他冰箱里的摆放我就说 你真的… 你一直是这样生活的吗? 在宿舍的时候一点都不讲究 早上起来以后 - 自己家倒是很干净 - 把被子叠好
我早上起来最先做的就是叠被子 被子是得叠 叠被子? 被子得叠呀 当然要叠被子了 哥 都说叠被子的人会成功 怎么叠被子? 就是拍一拍 但是我听说 一起来就叠被子不太好 嗯 对 过会儿再叠嘛 那里面的… 马上叠的话不好 但我睡得特别老实 - 啊 怎么进去的就怎么出来 - 睡的时候这样掀开被子进去 盖上 睡醒睁开眼睛的话 还原封不动在那里 然后再掀开吗? - 这样掀开 -
我觉得这种人特别神奇 哥真的像睡在元宇宙胶囊里一样 要那么睡的话干脆睡睡袋呗 - 这哥的人生就是游戏 - 所以我家客厅还有帐篷 我是睡觉的时候太不老实了 所以很苦恼 你动得很厉害 所以我买了睡袋 买了睡袋睡在里面 结果连睡袋都能挣脱 真的吗? 在睡的过程中 不过会买睡袋也是够厉害的 有人在家睡睡袋吗? 我那是在宿舍 住地下的时候 上下铺 睡高架床的时候 啊
那时候吗? 贴着天花板的时候 他最经典的是那个 住地下的时候 因为床垫大小不合适 就用锯子锯床垫 为了让床垫大小合适 哥 不是锯子 是剪刀 对我来说真的是文化冲击 不是 买都买了… 退货再买不就行了 退货太麻烦了 - 竟然用剪刀剪… - 要剪才更麻烦吧? 按几个键 让快递来揽货就行的事 太麻烦了 太麻烦了 你也是够奇葩的 真的大家都…
我觉得你是我见过的 最奇特的人之一 能排前五 看来想当BTS至少得到这程度 你确实非常独特 总之 我们暂时进入休息阶段了嘛 为什么不办FESTA 为什么没多少物料 要正式进入这个话题了吗? 嗯 得说 要谈今后方向的话就得说 其实我… 既然提到了方向性 所以我说一下 到了像这样大家聚在一起 刚才也一起拍物料的时候 就觉得 是啊 幸好成为了防弹 如果没有防弹 我会怎么活呢
我会有这样的想法 即便只是一起拍个ID… 其实我开始做音乐 加入防弹少年团 是因为想向世界表达 想传递一些信息 但其实《ON》之后 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正好有了疫情这个借口 然后发行了《Dynamite》《Butter》 《Permission to Dance》《Life Goes On》 我的感觉是这样的 我们组合确实有点不一样了 这是必须承认的 我们组合不一样了 我觉得防弹少年团直到 《ON》和《Dynamite》
我们组合还在我的掌控范围内 后来在《Butter》和 《Permission to Dance》之后 我就搞不清楚我们是什么样的组合了 所以说 我一直都是… 歌词主要都是我来写的 我很重视讲述什么故事 以及传递什么样的信息 我是这样的人 这也是我活着的意义 但感觉那些东西现在没有了 说实话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样的故事 我一直认为防弹少年团 跟别的组合不一样 在很多方面 包括这一点
但问题是Kpop也好 偶像这个机制也好 不会给人沉淀的时间 要一直拍些什么 要一直做些什么 早上起来去做造型 忙这个忙那个以后 我没有成长的时间 不单纯是实力方面 作为一个人 我跟十年前相比变化很大 我自己多加思考 通过自己独处的时间 经过沉淀 成为我自己的东西 本来是应该这样的 以前我可以同时做这些 但是作为防弹少年团活动了十年 在消化这些行程的过程中…
我无法沉淀自己了 我曾经有过想对世界说的话 在我们迎来鼎盛期的这个时间点 应该对世界发挥一些作用 无论什么都好 又不知道该做什么 但又得一直继续工作 就是不给我思考的时间 打起精神 想想我是什么样的人 防弹少年团是什么样的组合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成员们对我来说是怎样的存在 然后我们今后该走什么样的路 我脑子里应该一直有概念 然后去接受采访 写歌词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组合 完全不知道今后我们该怎么办 这种想法比较强烈 我完全不知道我们组合 今后该朝什么方向发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成为了翻制说唱的机器 然后把英语说好 我在这个组合的角色就没别的了 身边有表演上很厉害的朋友们 我适当地跟上就行 变成了这样的模式 我只要尽到我的职责 这个组合就能运转
但我觉得我有种被困住的感觉 所以我想暂时摆脱这些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充分思考该怎么办之后再回来 但其实不会给我这样的时间 所以一直在拖延 从去年开始 好 等这个结束 好 等这个结束 好 等这个结束 好 等这个结束 但就还是不行 大家已经疲惫不堪了 我也知道跟成员们一起练舞 搞点有趣的也还是会很开心 现在也是 考虑到粉丝们 是应该跳舞给大家展示好的一面
大学庆典的视频也每天都能看到 看着这些就会想 我们现在也活动的话 观众们也会来看 但是现在 失去了方向 很想停下来好好思考一下 然后再回来 可如果我说出来 就感觉会很失礼 好像辜负了粉丝们的期待 粉丝们成就了我们 但我没能回应他们的期待 但是我觉得不这么想的粉丝 应该占多数 - 因为他们知道我们的真诚… - 这倒也没错
无论我们做什么样的音乐 无论我们走什么样的路 都会支持我们的人 我觉得应该有百分之九十左右 不管怎么样 我们都不可能不考虑粉丝们 我们想做粉丝们心中什么样的歌手 直到现在才想到 我们要作为什么样的歌手 各自作为什么样的歌手被粉丝们记住 如今才开始想到这个问题 因此这段时间过得比较艰难 现在才开始寻找我们的本质 所以才会有点累 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其实粉丝们也了解我们 我们也了解粉丝们 有很多话想对粉丝们说 想传达的东西也很多 但不可能所有事情都如实相告 我们也想舒服一点 很想都告诉大家… 这让我们太难受了 所以这段时间才会疲惫吧 现在我们有在努力 一点一点慢慢解决 跟大家说累了这件事本身 就让我感觉就像犯错一样 最难的就是写歌词 - 要有话说 - 所以写不出来 - 硬挤出来… - 真的没话说 得说我感觉到的
我想说的话 但现在是在硬挤出来 总要去满足大家 满足听众 这让我很痛苦 可这份工作本身就是这样 从2013年开始 我创作的时候 从来没觉得创作这件事特别有趣 一直是痛苦的 写起来很难 都是硬挤出来的 但是现在的硬挤和 七八年前的硬挤太不一样了 当时是有话要说 但技巧不够 所以是硬挤出来的感觉 现在是真的没话说 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时间给我们去想要说些什么 还有
我经常做采访和写歌词之类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开始有了这种想法 这其实是我的想法 又不是我们组合的想法 其实经常会有这样的想法 这其实是我的想法 我凭什么代表组合… “其实我们有这样那样的想法” “所以大家不用担心” 不知从何时起 说这种话的时候 我就莫名地有罪恶感 所以其实我自己想说的话堆积了很多 但是作为组合 已经没有要说的了 因为已经说完了
都说完了 况且我算什么 我只是这个组合的其中一员 我只是会说点英语 只是因为是队长 - 站出来这样那样 - 绝对不是那样的 - 没有 我只是自嘲一下 - 绝对不是那样的 所以真的… 以前一个人的创作 就算边进行着组合的活动 我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兼顾 而现在不行了 做不到兼顾 做不到 做不到 现在做不到了 做着组合的作品 然后突然 OK 现在开始做我的吧 然后突然切换模式…
现在不行了 感觉到了需要回归自我的时间 需要沉淀的时间 我们一路以来太努力了 想得很深 - 我觉得今天也是… - 抱歉 - 我挺开心的是 - 不是 我是因为羡慕 因为我们已经拥有各自的时间了 没错 而这样聚起来还有这么多话要说 就想到等我们度过自己的时间 过一段时间再回来的时候 我们又该有多少话要说啊 我再次感受到了 作为共同体生活 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bts 2022btsfesta
还有我们会感到加倍的累 也有一个原因是 我们太执着于团体了 没错 之前j-hope哥跟我说过这样的话 这次无论是个人活动还是干什么 活动完回来以后 我们再聚到一起的时候 到时候的协同效应就非比寻常了 - 就会跟以前不一样了 -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其实号锡哥 - 这类话说过很多次了 - j-hope费了不少心 所以我才会上这么多课 我真的特别佩服你 我就是想换个类型 因为说唱…
是我一直以来在做的事 也是我擅长的 所以一直在继续 但我想尝试更多的类型 因此也在做广告音乐 游戏音乐 我是这么想的 要是我一个人演出的话? 唱两个小时的Rap? 感觉没什么意思 感觉会特别没意思 我得唱Rap了 感觉会特别没意思 我要唱Rap 以组合形式活动久了 真的就像你们刚说的那样 好像成为了一种机器? 我也有自己的兴趣爱好 我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现在幸福吗?
现在吗? - 现在是… - 尽情地打游戏 感觉怎么样? 过了两个星期这种日子 开始有这种想法了 啊 不能这么活下去了 其实那是不行的 哥! 像哥这么极端… 我过着这种日子 看到玧其的行程表 不是会共享行程嘛 我差不多有四天 也不好好吃饭 四天里我就吃了两顿饭 不怎么吃饭 也不怎么睡觉 光打游戏的时候 收到了行程表 看到玧其的行程表 我就… 一点英语 三点普拉提 五点舞蹈
- 啊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 我中间没有休息时间 就在移动的路上休息 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就做你想做的 现在稍微… 每个人的节奏都是不同的 再稍微过一段随心所欲的日子 我上这么多课 最大的原因是那个 假设组合活动我… 当然做不到像现在这样 一年后 两年后 肯定做不到忙成这样 消化所有行程 所有成员都是 到那时候 我去演出 做音乐的时候
感觉我得什么都会 有了这种想法 感觉也得会唱歌 舞也要跳得更好一点 我想像Bruno Mars一样 随意跳一跳也很有感觉 - 那我感觉还得会演奏 - 哇 玧其哥… 我还得会弹琴 他真的是… 哥 你这样会超负荷的 虽然出道第十个年头了 但要做到这样真的不容易 当然 我最近也在向玧其哥看齐 我认为今天的我 不能跟昨天的我一样 今天的我要比昨天的我有所进步
出于这种想法 我在尝试各种东西 但跟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光充满了野心 而现在 - 该扔掉的扔掉 - 只做我感觉有必要的事 然后真心实意地去做 - j-hope 你呢? - j-hope好像困了 j-hope一句话不说 我吗? 嗯 喝醉了 他跟我喝的时候也是 两个人聊天 他一喝醉就一句话都不说 我一喝醉 话是会变少 - 但我更喜欢倾听 - 对 j-hope哥一直是听我们说话 不过j-hope哥是行动派
已经制定好了惊人的计划 - 我觉得听别人的故事很有意思 - 你呢?我们也想听听你的故事 我吗? - j-hope 你最近在做什么? - 努力做了准备 啊 做了准备工作 我觉得j-hope哥真的了不起 我已经正式进入个人作品的筹备 我需要在这里说一下 其实关于个人 个人音乐… 我们防弹少年团一直以来的基调 可能会有所改变 而第一棒就是你 感觉会是这样 我觉得有必要聊一聊关于基调的变化
也到了需要聊这件事的时间点 是进入防弹少年团第二篇章的 非常重要的部分 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想可以在这里说一下这些 首先 此前名为Mixtape的内容… 应该会正式变成专辑 其实头衔这个东西 就看你怎么定义它 Solo出道 什么发行Solo专辑 这些都很宏大 我们之前以Mixtape的名义所准备的内容 其实付出的努力和时间 包括金钱方面也是 从某种角度来看 比一般专辑的投入还要大
其实Mixtape的由来是这样的 把没有版权的音乐素材混起来 然后自己用那个音乐录个音 分发给企划社的就是Mixtape 本来是这样的 这是我唱的Rap 请选我吧 其实质量并不是非常高 因此从某种角度来看 Mixtape就是各自的个人内容 其实粉丝们也都知道 那么从j-hope的作品开始就是正式 发行个人的一些… 其实我们算很晚了 - 我们算很晚了 - 真的很晚了 我们已经第十个年头了
真的算很晚了 所以想在这里说一下 基调会有这样的变化 我觉得这样比较自然一些 如果通过新闻报道告知的话太生硬了 我总不能上Instagram跟大家说 今后我们会发行Solo专辑 又不能这样 我感觉确实到了基调需要变化的时机 团队的名声太大了 噢 是BTS 会这样 但各个成员都有谁 成员都是什么样的人 对这些就不是很清楚 而我们毕竟是歌手
用音乐或者表演来表达自己 是最有效果的方式 所以今后应该会以专辑的形式 而不是Mixtape的形式 应该也会在韩国音源网站上线 对我们来说是很有象征意义的 通过这些也能让韩国粉丝们… 更容易接触到 Mixtape的话 其实我们发行Mixtape的话 在韩国的平台很难听到 所以平台也可以活跃起来 我其实希望之前发行的那些 也能上传到韩国音源网站 - 听说会上传 - 《Hope World》也好
我的《mono.》也好 其实重要的是… 虽然是从我开始的 我们每个人都在准备 在准备着呢 泰亨 你来说一下 - 大家都有在准备 - 泰亨也说一下 智旻也说一下 哥也是… 我觉得开头是很重要的 每个人都来说一下比较好 开始自己准备以后我才知道 心情有点… 自己写是不是感觉不一样? 很难吧? 要做还是能做的吧? 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个… 不管怎么样
这说到底也都是想对粉丝们说的话 当然了 写着写着心情就变得复杂 偶尔也会有后辈来问我 自己该怎么办 是吗? 看来你是很好的哥哥 怎么从来没人来找我呢? 我的话因为也有一些作曲家后辈… 是怕我用英语回答吗? 我有一些作曲家后辈 他们来问我该怎么办的时候 其实我没什么话可说 - 因为我经历的人生和 他们经历的人生太不一样了 - 没错 但首先有一点我会说 先发出来
无论是指责 发出来才知道 还是称赞 我也是一样 想到我第一次发的《Agust D》 我也想通通都扔掉 我想把它删个精光 甚至录音的时候都到极限了 混音的时候特别艰难 第一张吗? 但正是因为有那个过程 才有现在的我 曾经的我为什么要后悔过去做的事 又为什么那么担忧未来? 这是我最近一直在想的事 其实只要专注于当下 就会发现自己该做什么 我同意这个说法 是真的
而且人们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关注 这个… 其实不用想那么多 我们不是一个人 我们是组合的成员 我们还有粉丝 所以很难 要那么想不容易 j-hope开始打哈欠了 困了吗? 你要进去睡会儿吗? 我本来一喝酒就打哈欠 去睡会儿吧 五分钟打了四个哈欠 什么? 泰亨的话 很久之前就开始准备了 也写了挺多好歌 给我们听了很多 在家的时候给我们听过 - 真的都特别好 - 得先发出来
才会懂得很多东西 而且幸好你积累了很多经验 粉丝们也非常期待 现在发歌的话 粉丝们一定特别喜欢 而且歌都太好了 就得发先出来 体会过“这不该发的”这种心情 在那之后才不会犯同样的失误 泰亨不是已经有计划了嘛 他有 泰亨比我细心多了 看他准备的专辑就知道 做了就知道了 他… 我是现在才开始 但他可能会比我准备得更久 泰亨准备了三四年了吧?
我觉得他得等到明年 准备了三年 但是你的歌里有几首我很喜欢 你写的歌里面 我感觉泰亨会比我花更久时间 就感觉把歌曲都罗列起来 全都一起按顺序听下来的时候 只要有不合适的就会把它拿掉 那个要看你怎么排列了 但真要说有多自然连贯的专辑也没多少的 而且现在都是随机播放的 专辑里的歌曲顺序也没太大意义 我这次准备的也一点连贯性都没有 曲风也都不一样
感觉最近的趋势就这样 j-hope的就有 很帅气 而我的是各种各样 可有连贯性了 j-hope很有连贯性 - 设置了故事线 - 我完全没有 我也收到了歌曲 也在准备几个 成员们都有定好的时间 我估计会最后一个出吧 我是这么想的 大家先把路铺好 最后登场的亮点 我在玧其哥后面发 玧其哥发了以后 怎么样 说一下准备专辑的感想 真的非常感谢有成员们在 我也是 没错 也就仗着是BTS
不然我估计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是BTS 所以才能做到 没错 - 对 - 所以走到了现在 所以接下来的打算是? 什么打算? 通过发行精选专辑 久违地跟ARMY们在音乐节目见面 啊 对 我们要出演音乐节目 啊 这个吧 我感觉会很有趣 我觉得音乐节目… 首先! 我先道个歉! 其实 先道个歉 因为 对不起 因为 说实话 应该会有很多人 期待《Run BTS》的表演 应该占大多数 但我想说的“借口”是
我觉得不能以现在这种心态来做 其实我也觉得表演的话 应该会很有趣 也能做好 要做也是能做 对 能做! 但总之对我们来说 参加音乐节目这个决定… 其实也并不容易 对 其实是很难的决定 可能有人听了会觉得矫情 但对我们来说真的是不容易的决定 我也看了PSY大哥在学校庆典表演的视频 -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 - 我也看了 我也看了 重要的是要露脸 真是想了很多
正因为觉得这个很重要 所以很高兴能出演音乐节目 虽然不像以前的《MIC Drop》或者 大家期待的《FAKE LOVE》之类 给大家展示这样的表演 对这点真的感到很抱歉 以后我们再聚到一起的时候 到时候一定会带给大家精彩表演的 像《Run BTS》这样的歌 下一次演唱会吧 对 说真的 舞蹈其实也… 已经在编了不是吗 我们会出演音乐节目 之前在韩国举办了演唱会 没有呐喊声的演唱会
开了三天 开了三天 我们也很想念韩国的呐喊声 我们决定休息两个星期 然后稍微练习一下以后 开始出演音乐节目 之所以这么决定是因为 - 真的很想念粉丝们的欢呼声 - 就是为了这个 - 没错 - 就是为了这个 - 该有多渴望啊 - 我觉得这个原因很大 尽管这次我们《Run BTS》不打歌 就只是出演音乐节目 - 但希望粉丝们能够喜欢 - 希望能多多包容谅解 j-hope别哭了 我知道很感人
一直出眼泪 你是来当观众的吗? 你是主人公呀 防弹的故事… 反应太厉害了 - 反应也太绝了吧? - BTS Story 眼泪都出来了 综艺 所以我们的对策是 间歇拍一点《Run BTS!》 我觉得挺好的 对 应该到时会公开的 至少《Run BTS!》… 最有趣了 打算让它持续下去 那是专属于我们的电视台 BTS 像电视台的名字呢 ♪ BTS BTS BTS ♪ ♪ 防弹放送 ♪ 总之就是这样的 哥
我们的友情文身得搞起来呀 如果我们要集体去文身的话 我觉得在同一个部位文条线也不错 噢 挺好! 比如说 这个想法很棒 文哪里都行 就是我们都是连在一起的意思吗? - 就这样文条线也不错 - 我觉得文个点也挺好 点 用那个大小文 - 但是点的话会像痣一样 - OK 我想文在看不到的地方 脚底板也可以 要不文数字七吧? 我和桢国想个简单一点的 - 目前就我们俩文了文身嘛 -
你们有经验 我们去和文身师商量一下 商量一下吧 真的 真的去商量一下 干脆文七吧 七 - 既简单… - 在脚踝文七不就行了 七也… 字符类的不行 就像刚才说的 最好是点或者线这样的 抽象一点的 文一条线都不用一分钟 我赞成 只需要五秒左右? - 今年年内文条线怎么样? - 我喜欢线 像打针吗? 说真的 我们俩… 对 差不多 不管文在哪里 比如说…
别人看了会不会以为 是不小心被圆珠笔划的? - 只要对我们来说有意义就行了 - 是不是像这种? 签名的时候不小心… 那样也行 真的可以的 - 可以文手指上 - 我觉得这样不会后悔 挺好的 - 就文条线也行 - 会不会有点搞笑? 友情文身文了条线 我觉得有点搞笑… - 我觉得很有意义 - 我们是相连的 我们是连成一条线的 我想的是… 说实话 我希望简单一点 在小拇指上 最好简单一点
反正是里面 因为是手掌 像这样 到这里 - 就文一条线 - 文红线 文红线 红线吗? 嗯 那个不是象征命运吗? 我没法文了 哥 那个是爱… 啊 是爱吗? 但我爱成员们呀? 紫线怎么样? 紫线 - 什么? - 紫线 我可以 但不会掉色吗? 不会掉色 啊 是吗? 对 不掉色 - 我们好好想想吧 - 友情文身的事就聊到这里 好 各位 最后每个人… 短期内可能不会有这种机会了
像这种有摄像机的场合 短期内可能不会再有了 各自说一下想对粉丝们 对ARMY 对我们说的话 最后一起碰个杯 喝完最后一杯就结束吧 那从我开始吧 按这个顺序来吧 我从事这份工作以来 虽然开心的瞬间要多得多 但也有很多非常痛苦的瞬间 我希望成员们不要再感到痛苦 在活动的过程中 怎么可能所有瞬间 所有活动都开心 这是不可能的 不光是我们 所有人活着都是如此
但是想一想 我们为什么会从事这份工作 为什么会选择这份工作 其实不就是我自己想做 为了让自己幸福才开始的嘛 所以我真心希望我们七位成员… 虽然不知道我们会何时结束 何时离世 只希望我们能一直幸福到最后 我最近一直特别努力在寻找幸福 打游戏也好 创作也好 休息也好 我们能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 所以我觉得特别好 这话玧其哥也对我说过很多次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反正我们这代到一百岁 差不多也都翘辫子了 但我们能做BTS到一百岁吗? 我觉得那不太现实 真的 - 不是吗? - 我不想那样 总不可能这样吧 ♪ Fake love ♪ 总不能这样吧 就希望在我们活动的期间 大家都能够幸福 开心地活动 我刚开始是想当演员的 曾经想当演员… 好久没听到Jin哥说这个了 曾经想当演员的原因是 会根据各种不同的角色 去进行各种各样的学习
就可以学到各种不同的东西嘛 所以我曾经想当演员来着 结果当了偶像以后 收获了比那更多的经历 拥有了这样的机会… 你也可以去演戏吧? 但现在已经经历了那么多 似乎对那方面没什么留恋了 现在反而… 我感觉已经没什么留恋了 - 不过人生一切皆有可能 - 说不准 - 说不准 真的说不准 - 而且演员生涯很长 毕竟人生谁也说不准 有可能去演 也有可能不演
但目前是没有要演戏的想法 总之当偶像真的让我经历了好多 让我很开心 今后会继续开心 很高兴遇到这么好的团队 希望我们能有更多开心的经历 还有为我们应援的粉丝们 托ARMY们的福才有了这些机会 所以我想对ARMY们说声感谢 谢谢你们 今天聊下来我的感受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机 相信大家也都有自己的契机 或者自己的一些情况 其实这个时机之前就应该到了
但一直被我们拖到现在 早该到来了 就是这样 但是无论如何… 我们桢国长大了 桢国成熟了 桢国 你好聪明 比我说得简单易懂多了 让桢国继续说 我们对大家… 虽然不知道具体时间点 但早就该对大家说了的 没错 那个时间点就变成了现在 大家也… 该怎么说呢 陪伴了我们… 就说将近十年吧 陪伴了我们十年左右 不求大家完全理解我们 但还是希望能予以理解吧
我们也通过拥有各自的时间 度过一些美好的时光 同时积累多样的经验 等我们再成长一些 一定会再回到大家面前 所以… 希望大家能支持我们 希望能支持我们 我们会努力生活的 桢国长大了 我起鸡皮疙瘩了 会比现在更好… 会变得更优秀 成为更好的七个人 我对此坚信不疑 请大家不要担心 反而可以期待 希望能够期待我们 就是这样 我们会努力生活的 桢国长大了 - 真帅气 -
懂事了 - 真的说得好棒 - 优秀 优秀 措辞成熟了 桢国说的这段话把我刚才费半天劲 说了半个小时的内容都概括进去了 我都得到了安慰 - 是需要说得简单一点 - 聪明 聪明 桢国 头脑清晰 已经不是以前的桢国了 泰亨 我的话… 说实话 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 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 在音乐方面 希望能有机会展示我的音乐 除了音乐之外 也很想给大家展示我内在的东西
从以前开始就有过这种想法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似乎有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开始有了这种感觉 所以对于说出自己想做的事 一度变得谨慎 也很难开口说要去做什么 就像桢国所说的 可以给大家展现… 有这种机会的时候 在现在这个时间点 利用现在这个机会 我想尽可能多地把我想展现的 V之外的多样的面貌 展现给大家 所以比起什么都不做 一直休息
我会努力成为在多个方面 为大家展现很多东西的人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请接受我们新的一面 j-hope 怎么样 还能讲吗? 睁睁眼 j-hope 怎么哭了? 快结束了 他不是在哭… j-hope 快结束了 结束了 结束了 别哭了 别哭了 哇 真的是… j-hope 我第一次见你这样 首先在过去的九年里 相依相伴了十个年头的成员们 想对你们表示感谢 j-hope又要让人哭了…
还有陪伴我们的粉丝们 想最先对他们说声谢谢 但是我其实 不知道了 我跟成员们聊的时候也说过几次 其实要稍微分开一下 才会懂得如何再合体 我觉得这个时间 这个时机非常重要 所以希望大家不要消极看待 不要认为这是不好的 希望能把它看作一个健康的计划 - 当然了 我们又不是解散 - 就是说嘛 暂时分开生活也是正常的嘛 只有这样BTS这个组合 才会变得更加坚不可摧
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时间点 是走进防弹少年团第二篇章的 非常好的时机和步骤 到了需要这样的时期 所以对于这些 希望我们的ARMY 就像陪伴了我们九年 十年一样 希望能够理解我们 仅此而已 因此今后也要健健康康地 希望成员们都健健康康地 做着各自的事情 带着健康的心态 别哭了 生活下去 别哭了 别哭别哭! 别哭 没什么要哭的 总之 就是这样 这就是我想说的
希望大家能给予 谈不上理解的理解 我要说的就这些 OK 智旻 我呢… 其实就是想说 无论在哪个场合 不知道大家 听到我们说“我们ARMY” 会怎么理解 如果和粉丝是朋友 可以见面问清楚 大家会怎么回答呢 一直特别好奇 因为其实对我们来说 光是说到粉丝 就会很开心 我觉得那个意义是不能变质的 也不是要求大家明白 就只是成员们 把粉丝称呼为粉丝 和称呼为ARMY
在听到成员们说的称呼时 希望大家不要有不同的理解 这段时间以来 我们 有过很多碰撞 对话 争吵 这样的过程 其实这当中都少不了粉丝 所以这层意义 大家如果能原原本本地 去理解 不要误解就好了 不是要求大家明白 的确是无法分割的存在 粉丝们 要说是怎么走到现在的 没有粉丝是做不到的 我最近总有这样的想法 我们为何有勇气追梦 都是有了粉丝才变得可能
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漏掉的 真的经常这样说 可这些话无法全部传达给大家 有时会很伤心也很难过 如果大家能够原原本本地 去理解我们的意思就好了 别哭! 谁哭了? 智旻哭了哎 智旻哭了 为什么? 别哭! 是谁惹哭的? 说完了吗? Yep 智旻… 说出口好难 前不久看了《奇异博士》 你看了?我还没看 多玛姆! 音符之战? 别剧透!别剧透! 没有要剧透 不是有多重宇宙论嘛 有
虽然不知道大家怎么想 如果是了解我的ARMY 我仍然是这么想的 在某个多元宇宙里 可能存在不做音乐 而是平凡地就业 作为普通上班族生活的金南俊 而我运气好 说要做音乐 又很幸运地遇到了房时爀PD 遇到了Big Hit 遇到了比自己更有才华的朋友们 防弹少年团虽然现在 作为BTS更为人所熟知 但对我来说还是防弹 遇到了防弹的成员们 一起做音乐 还去联合国演讲
这个播出的时候 我们应该已经从白宫回来了 还去了白宫 又不是因为我有多厉害 才能有机会做那些事情 我到现在也还是经常思考这些 我作为歌手出道 偶然有机会在社会上 也可以说在全世界的层面上 背负起了特别沉重的责任感 又或许我们配不上这些 我们并没有多了不起 也算不上多聪明 可是这七个人 是真心为了一个目标在前进
而且其实想到BTS 或者防弹少年团的时候 人们总会提到ARMY 各位其实是我们的本质 所以和大家是无法分割的 就连像这样说出 现在的活动其实是痛苦的 我都是带着负罪感的 因为怕大家讨厌 如果我说想休息 如果我说想休息 会感觉像犯了罪 这里的每位成员也都一样 就是做着做着… 我们从住在论岘洞的小屋里 到走进白宫 我想表达的就一个 都在《Yet To Come》歌词里了 《Yet To
Come》应该已经出了 这个版本 是我能想到的 最佳版本的宇宙了 我认为我想做的事 和依旧想守护的东西 就是我们一起 真心地一起站上舞台 一起像这样聚餐聊天的时候 可以无关任何法则 我们能幸福地聊天 幸福地做着某些事情 那就是我… 那就是我想要的全部 南俊一哭我也想哭了! 南俊哭我也憋不住了 喂! 别哭 我就是… 想长久地把防弹少年团做下去 想要长久 就只能这样
想要长久地做下去 想要长久地做防弹少年团 我就必须保留着自我 因为我不是完整的防弹 我是防弹的一份子 所以说 无法满足大家的期待 有很多话想说 却无法做到完全坦诚 我总是觉得抱歉 但我们一直都是真心的 我们也会失误 我们并不完美 我们也经常犯错 我也知道自己不完美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敢去联合国演讲 去见拜登 但我知道的是 我们是防弹
我们遇到了大家 所以走到了现在 不知道未来我们还能一起走多远 但真的希望能长长久久… 就算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帅气地 跳舞 即便如此 我也还是想做防弹少年团的RM 希望大家可以明白我的真心 我们现在暂时停下 松懈 休息 也是为了未来能有更多的时间 感觉最难受总是… 我们其实很特别 和粉丝们一起前进 但尽管如此 也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能分享 当然 大家会理解的
这就是最难受 也最悲伤的事 来 我们碰个杯吧 祝酒词谁说? 祝酒词一般总是老幺来说的 啊是 那就桢国 诶? 简单说下 简单点 来 各位 就说阿永防永吧 阿永防永? 随便吧!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 各位 - 你说什么都好 那什么 太搞笑了 好久没看他醉成这样 上次我们LA聚餐以后 是因为我没喝酒吗 好怪 我这是因为想醉才喝醉的 也可能会想喝醉啦 他把威士忌 这么往下倒
用玻璃杯喝来着 里面连冰都没有 各位 各位的人生 以及大家的人生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离死还远着呢 是的 为了各自的人生 也为了我们 举杯吧 - 阿永! - 防永! 我第一次见南俊醉成这样 活到现在 喝醉了 爱你们~